当前位置:足球网址导航114ball.com > 电子科技 >

刘慈欣:科幻让我们提前适应技术变化—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刘慈欣:科幻让我们提前适应技术变革 - 新闻 - 科学网

  除了世纪灾难,外星人入侵之外,最新的国际科幻小说趋势是什么? AI不断克服人性,人类的未来最终会屈服于技术?

  11月10日,由中国科协主办的2017中国科幻小说大会正式启动,致力于通过大众传媒创造科幻未来。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科幻小说翻译李克勤,日本科幻小说作家藤井太太(太阳藤井),第75届世界科学大会副主席克里斯托夫·赫夫(Crystal Huff),意大利科幻小说作家弗朗切斯科·沃尔索尔·弗朗切斯科Verso),加拿大作家库斯肯(Derek Kunsken)聚集在成都,向人类讨论科幻小说的远景和愿景。

  支持翻译和检索由英语世界淹没的科幻

  在科幻作品看起来不合时代的同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忘记讨论当下很多观众喜爱的问题。在国际舞台上,科幻小说的最新动态是什么?克里斯托弗·赫夫简介:科幻小说将走向哪里,其实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许多令人兴奋的科幻小说,比如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医学潜力的探索。另外还有一些作家想象通过发展太阳能,纳米技术的深化和清洁技术的发展,将会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这些科幻作家把他们的笔触延伸到政治,种族,性别和气候变化等领域,并呼吁在具体问题上进行讨论和关注。科幻小说突破了简单写作世界大灾难的主题,提出了后殖民时代,后真理时代,后人文科幻小说等新概念。科幻小说也将讨论如何更好地分配资源。科幻小说可能在未来重新定义国家和政府,影响现实世界的政治趋势。

  如今,科幻小说的主题越来越多样化。但是,李克勤也提出,多元化之间实际上有一定的衔接。以iPhone为例,技术在不同民族地区和不同科技发展水平上的作用逐渐呈现趋同趋势。我们所遇到的问题越来越相似。欧美科幻为中国科幻小说创造了非常强大的指导力量。我记得小时候看到“小灵通漫游未来”,科幻小说还是阳光的一个积极的代名词,用科技的一切都会变得很美。改革开放以来,外国科幻小说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因此,我们已经能够认识到技术的黑暗面,世界的破坏和冬季核科学技术的发展。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美丽。这是对科幻小说作家和读者视野的改善,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象力或关注问题的融合。

  英语世界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当前科幻小说创作的主题,而且也造成了小说语言科幻小说的局限性。对此,弗朗西斯科·沃尔索尔说:人们天生就比较懒惰,喜欢读熟悉的作品,主题。面对不同的阅读材料,人们往往选择了解工作。以商业利益为导向,像这些尼日利亚迷你语言的作品往往被忽视,因此我们错过了这些看不见的声音。书籍对于文化的多样性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在翻译上投入更多的资源来改变我们的思维和多样化的视野。

  去空间需要结合人和机器

  2010年,刘慈信进入中国科幻巨人行列,完成了“三体”,他怎么知道科幻小说的创作呢?刘晓波笑了,我们都变成了现实科幻小说,当奇迹变成现实时,它变得平淡无奇,科幻小说作家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它成为现实之前把它写出来,对我来说,创造科幻小说的力量是一种敬畏之感,我眼中的天空从来没有失去过神秘颜色,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了解天空。

  星星下人类可以感觉到微小的。如今,面对日益强大的人工智能,我们也开始担忧。不过,刘慈欣更是说,如果人类想要走向太空,势必要把人与机器结合起来,科幻小说只是提前让我们在思想上适应这种变化。

  有两个因素真正推动了人类生存的变化。首先是自然。但从人类文明的简史来看,地球人居环境的变化并不是很大。二是技术的发展。现在的技术改变了外部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但未来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生物。不是没有科幻小说就表现出如此不同的生活条件,比如由自己的生物驱动的核反应。我相信这种生存状态也将出现在人类的未来。

  人类应该走向太空,以科技手段完成基因改造,这也许是不可避免的。有生之年有血有肉的空间是有限的,基因修饰可以帮助我们生物更多的空间环境。但单靠遗传修饰是不够的。将来的某一天可能需要将人员和机器结合起来。这肯定会带来各种道德冲击和困惑,但走向太空是必然的一步。

  试想一下,如果人类被遗传改造或与机器相结合,也会遇到忒修斯的船只:我们什么时候不是他们自己?在这个时候,如何区分一个物种?大刘说,此刻,我们还是原始人的状态,技术几乎没有开始转变我们自己的人,现有的器官移植等改造都是微不足道的,人类转型的技术是一个新的演变,性质,进化过程和以前的生物进化是不同的,一旦真正开始,技术对人性的影响将是深刻的,未来可能是基于意识形态,不管身体的存在,只要思想,性格还是存在的,我们可以认为我们还是一个物种。

  在所有的客观转化中不可避免的,但刘慈心在主观上认为未来是黑暗的森林。科幻小说中的悲观主义,并不意味着科幻小说家悲观。东方和西方都喜欢写一个黑暗的未来,可能是因为写作更好。我对未来并不悲观,但也不盲目乐观。人类的未来面临着许多危险,但我认为一个光明的未来是可能的。这种乐观主义的基础是科学在过去两个世纪显示出巨大的力量。当这种力量应用于前线时,可怕的核能也可以成为星际航行的能源。

  另外,技术本身改变了人性,也改变了我们考虑的永恒的价值体系,道德体系和世界观。有些学者,老百姓可能会悲观,人工智能会很快把我们的工作拿走。但是,我们的悲观主义是建立在现有结构的基础上的,可能会对未来有更广阔的视野。例如,在北欧的一些国家,他们有基本的收入。政府将给每个人无条件的最低工资,以确保每个人都有体面的生活。这与社会救济无关,属于公民的权利。人与社会的转变将是曲折的,但我们不能固定思想。

  我们可以看到机器人正在屏幕上摔跤,而且是突然地把它放在自己身上,刘慈欣承认,普通人的世界观仍然停留在古典科学,牛顿或爱因斯坦时代。现代物理学所揭示的奇怪现象可能会使孩子更容易接受。虽然他们不一定了解量子物理学,但他们没有成年人的抵触情绪。我们受常识的束缚比儿童更多,所以有时候更难以理解世界。因此,我们必须放下思路,抛开已经形成的思维方式。未来我们可能会逐渐接受和保留一个基于量子力学的世界观,这将对我们的生活产生真正的影响。

  那么,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如何摆脱现实的包袱,所以思考在无尽的未来旅行?大刘坦率地说,都要归功于基础科学理论的突破。基础理论研究是对自然本质的认识。超级技术的出现,首先是因为基础理论的突破。基本理论限制了技术走向的程度。科幻小说之所以有无限的故事资源,还有研究所的基本理论。基础研究远非常识,现实世界描述的本质,蕴含着丰富的故事资源。假设未来有一个基础是困难的,但是因为它的神秘和美丽,我愿意努力工作。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电子科技